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阴测测的话语让乔兮眉心一跳。

    扭头看去,却对上一双如鹰隽的眸子。

    那双眸子夹杂着太多东西,恨不得将乔兮剥干净仔细巡查。

    只是,这人在乔兮认知里是陌生的,是没见过的!

    乔兮抽纸擦着手上的水,转身得体微笑地看着面前之人,“你好,我们认识?”

    “认识?”

    沈在廷长腿一驱,一把捏住乔兮的手腕将人往洗手间墙壁上一抵,反手关上洗手间门。

    乔兮瞳孔一缩,直勾勾地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最后忍不住笑了出声,“这位先生,这可是女洗手间,你要去也得去对面!”

    装!

    沈在廷心里冷哼一声。

    捏着乔兮的手越发用力,乔兮吃痛地蹙眉,这才发现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乔兮随即收起玩味的神情,正儿八经地看着沈在廷,“先生,我们初次见面,你再这般无礼,后果你承受不起!”

    沈在廷见她还在继续装,嘴角带着嘲讽的笑。

    既然她想装,那他倒要看看她画什么脸唱什么戏!

    眼神一挑,抬手挑起乔兮的下巴一副轻浮模样开口,“是吗?什么样的后果我承受不起?”

    脸颊上的触感让乔兮十分反感,奈何双手被这个男人禁锢无法动弹。

    乔兮冷眼相望,仔细打量着沈在廷。

    忽然想起这个男人不就是和齐楚小姐坐在一起的男人吗?

    “先生既是和齐小姐一同出席评选会的,若是齐小姐见到先生在女厕所轻薄人,不知是何感想!”

    果然,这个男人在听见齐楚的时候,动作稍松!

    乔兮趁着这个空档,直接膝盖一躬顶身而上。

    沈在廷双腿间受袭,当下疼得一下松开了乔兮。

    乔兮动作一闪,拉开卫生间门大步走出去。

    反手将门关上,把外面水槽里面的拖把一拿扣在了门把手上!

    沈在廷忍着下体传来的惊疼,暗骂一声该死!

    伸手拉着门,却丝毫拉不动。

    门外传来乔兮的声音,“先生,想偷腥也得5;151121779088459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对于这样的登徒子,乔兮表示她把人关厕所已是仁至义尽了!

    没告诉那家伙,就是她的仁慈!

    乔兮拍了拍手,提着下裳朝着会场走去。

    宸奕见乔兮多时没回来,直接离席出去找,这不在楼梯口遇见了乔兮。

    大步上前,伸手就捏了捏乔兮的耳朵,“小丫头,你去的时间可不短!”

    “别捏别捏,再捏就更像猫了!”

    乔兮伸手拍着宸奕的手,宸奕的目光却落在了她的手腕上,皓腕上红紫的指痕。

    宸奕凝眸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眼神之中暗藏汹涌!

    “刚才遇见什么人没有?”

    宸奕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乔兮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宸奕,反问道:“上厕所的遇见好几个,你问的是哪种人?”

    宸奕拿她没办法,只得说,“你要是出一丢丢问题,那都是我的问题!”

    乔兮和宸奕再度回到现场,就在两人回来没多久,沈在廷也回来了。

    乔兮视线和沈在廷视线对上的那一瞬,鼻腔里冷哼了一声。

    宸奕偏头看去,见乔兮的小动作,于是开口,“怎么了?”

    乔兮撇嘴,叹道,“以为栽着脑袋就是人了,可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