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么多面,到底哪一面是你?”

    助理看了眼沈在廷,识相地走出病房虚掩上门。

    转身出了住院部,准备去给董事长报备一声的时候却看见了齐楚。

    齐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她穿着的还是刚刚的那一条裙子,只是戴着口罩和太阳镜。

    助理迈步走过去,礼貌的打了声招呼,“齐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齐楚被忽然出现得助理吓一跳,抬头看向住院部,有些心疼地说,“听她们议论,说乔兮伤得严重流血不止,我有点担心,所以来看看!”

    “住院部八楼VIP区左边第一间,齐小姐,我还有事要处理,就不送您上去了!”

    “谢谢,你先去忙吧!”

    齐楚摸了摸眼镜,大步朝着住院部走去。

    到了病房外,齐楚正准备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句脆生生的,“孩子没事吧!”

    什么?孩子还在?

    齐楚抬起的手顿了顿,转身走出医院!

    在住院部楼下,抬头看了一眼八楼,给沈在廷发了条短信:【乔兮的伤,没事吧。】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终归没收到沈在廷的回信。

    等齐楚收到沈在廷回信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乔兮这个时候刚吃完东西,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乔兮做了个梦,梦中有人要她孩子的命……

    “不要……不要……”

    手胡乱挥着,口中呓语不断。

    最后拉住一物,方才渐渐睡稳。

    沈在廷的手被乔兮紧紧抱着,根本动弹不得。

    乔兮就像是在大海中漂浮久了,忽然遇见浮木,死都不脱手。

    这样的乔兮是沈在廷第一次见,他以前从没见过软弱的她。

    乔兮在沈在廷的印象之中,除了会使心机耍手段之外,更是从来不输男儿的气魄。

    结婚三年,他从未正眼瞧过她,她也从没抱怨过,甚至从没向家里人告过状……

    她似乎很懂他们之间的关系,从不会以沈太太的身份自居,似乎一直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而现在,这个女人在梦魇之中这5;151121779088459般无助,不停蹙起的眉头足以说明她梦见了害怕的事。

    沈在廷鬼使神差起吻了吻她蹙起的眉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