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感情…很好?

    沈在廷身形一滞,也不过几秒罢了。

    他没有回答,迈步上车直奔机场。

    京陵影视基地不在江城,他来这里探班齐楚,今天也是要回去的。

    只是,似乎回江城的时间提前了。

    沈在廷一下飞机,就接到老宅的电话。

    电话里爷爷多的话没说,只是让他回家一趟。

    回到沈家老宅已是傍晚时分。

    走进家门,屋子里一团凝气。

    而他一直在外旅行的爸妈端坐在右边沙发上,左侧坐着爷爷。

    “兮丫头的下落,不用找了!”

    沈老爷子开口,将一个文件袋丢在茶几上,看也没看沈在廷。

    “你们终究是没有缘分!”

    沈在廷在一边坐了下来,拿起打开文件袋拿出文件一看,正是他铭城公寓里那一份乔兮签了字的离婚协议。

    “你们的婚事,是我一手促成的。现在爷爷做主,这离婚协议你签了。从此你们断的一干二净!”

    “要个女人付赡养费,把我当什么?”

    沈在廷将文件扔在茶几上,心口有火气上涌。

    “我是不会签的!”

    沈在廷丢下这句话,起身进了卧室。

    他只觉得头疼,为什么要来干涉他的私生活?

    他自己可以解决……

    屋子里贴着一张齐楚的海报,足够大足够精致,就像是无形的大手掌控着室内的布局。

    沈在廷环顾了一圈屋内,猛然发现这屋子里丝毫没有和乔兮有关的东西。

    不过也是,他们结婚三年,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从没交集,他的卧室又怎么可能会有乔兮的的东西!

    也许是受那个吃抹茶甜筒的乔兮话的影响,沈在廷鬼使神差地去了乔兮以前住的屋子。

    按下门把手那一刻,沈在廷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总有种做贼的紧迫感。

    这是他第一次走进这间屋子,也是第一次审视着乔兮回老宅的住处。

    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个书桌一把椅子外,再无其他,完全可以称得上简陋。

    床上的被子折叠得整齐、书桌上的书翻过来扑着、衣柜里面空空如也。

    那种视觉的冲击让沈在廷搭在衣柜扶手上的手僵了僵,没有动作。

    他们结婚三年,而这屋里什么属于她的东西都没有。

    似乎,她就没把这里当过家……

    ‘那个叫乔兮的,和你感情一定很好吧!’

    这句话不合时宜地在他脑海里重现。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