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轰隆隆,一声惊雷炸破天际,一道亮光把黑夜撕了个口子,大雨接踵而来。

    乔兮坐在车里看着外面或匆忙奔跑或撑伞躬身慌忙招计程车的人,抬头望向对面酒店,捻了捻眼眸抬头看向司机,“回吧!”

    司机顺着乔兮的目光看去,抿了抿唇有些忐忑地说,“少奶奶您不上去吗?少爷他……”

    乔兮淡看司机一眼,便不再多语。

    爷爷下了死命令,让她不论用何种手段都要把沈在廷带回家。

    她知道沈在廷在对面的酒店,甚至知道房号,但是……她不能把他带回去。

    甚至,还怕爷爷的人破坏他们的见面,冒雨亲自来为他们见面保驾护航。

    齐楚今天回来,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也清楚齐楚回来之日,就是她离去之时。

    这是她和沈在廷结婚当天就签订下的协议,这三年他们一直都做到彼此相近如冰、偶尔互打眼线。

    乔兮先去了一趟律师事务所,这才回了铭城公寓。

    打开门的瞬间,乔兮警觉地顿住,家里有人!

    皮鞋踩在木地板上发出的吧嗒声朝她逼近,她抬手去摸开关,还没碰到,手腕忽然被一股大力抓住。

    接着‘啪’的一声,灯光大亮。

    俊逸帅气的男人挡在她面前,凌冽气息压下。

    乔兮彻底松了口气,挣开手,绕开面前的沈在廷,迈步朝沙发走去。

    扔下文件,自顾自倒了杯水,这才开口,“齐小姐回来了,你不陪着她,回来干什么?”

    “干你!”

    乔兮水还没喝上一口,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掌已经不拖泥带水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上。

    一双眸子杀意腾腾,乔兮不停地拍打着那双掐着自己脖子的手,“发…什么…神经……”

    话音刚落,人已然被一把推倒在地上,沈在廷俯身而上,掐着乔兮的手丝毫没有松开。

    因为缺氧,乔兮整张脸红紫着脖子血管暴涨。

    沈在廷周身凌冽的气息蔓延屋内,乔兮毫无招架之力!

    乔兮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她以为会死在沈在廷手上的时候,沈在廷松开了手。

    与此同时,沈在廷双手化作利刃刷刷几下把乔兮的衣服撕了个粉碎。

    乔兮艰难地咳嗽着一边捂胸,一边推开沈在廷……

    “装,继续装!三年不碰你,现在要你了,不该谢天谢地装什么!”

    乔兮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下身一股凉意袭来紧接着撕心裂肺的疼夺去思绪。

    乔兮的美让沈在廷一愣,这种想法也不过片刻,下一瞬就在乔兮身上驰骋起来。

    沈在廷丝毫不怜乔兮初次,他愤愤地发泄着满腔的怒火。

    这一夜,外面电闪雷鸣大雨磅礴。

    不知被折磨了多少次后,沈在廷抽身离去。

    沈在廷居高临下地看了眼如破布般躺在客厅木地板上的乔兮,眼神厌恶,语气嘲讽,“知道楚儿回来,所以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生下沈家继承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5;151121779088459”

    乔兮眼角划过一滴泪,撑着被撕扯过的身体靠在沙发边坐起来,坚毅而笃定地开口,“我们离婚……”

    乔兮的话落在沈在廷耳朵里简直就是笑话!

    沈在廷大力一扯把乔兮从地上提了起来,钳着她的肩胛,恨不得掐穿琵琶骨,一双眼睛瞠红,“我告诉你乔兮,楚儿要是有个万一,我拿你全家陪葬!”

    乔兮不明白,明明该在酒店陪齐楚的沈在廷为什么会回来,为什么会……

    他们结婚三年,没有过任何肢体上的接触,但是今晚全都乱了。

    “为什么?”

    乔兮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沈在廷,那双眼睛里面的情绪太多太过复杂。

    沈在廷手一松,乔兮应声倒地。

    转身离去的沈在廷在门口停下脚步,语气阴冷地警告乔兮,“敢吃避孕药,你试试!”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