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444】真真假假理不清

    快乐这种东西,说起来也当真是很奇妙。

    越是随心的事物,越是像一阵青烟似的无法抓住也无法揪住那点小尾巴,只能夜深人静时摸着自己的心口扪心自问,这里是否还疼,是否会想起某个瞬间时嘴角弯起一抹弧度。

    林初一只觉得一时间心口上被打了一拳,什么都说不出来。

    “干一个!”林初一端起酒杯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似是感叹又似是在自嘲:“这些年,发生了太多事。”

    孟和祁仰头又是一杯酒,一吸嘴端起酒杯轻轻摇晃,勾起一个看玩味的笑容,盯着里面金黄的酒,身子朝靠背靠去,颇为有意的看了眼林初一,“初一,你说在廷会恨我吗?”

    而后又自顾自地低笑,“换做是我,怎能不恨,我打了他的脸,狠狠地打了!”

    林初一没有接话,他拿不准孟和祁到底要说什么。

    “乔兮没事,我又怎么会对他的女人做什么呢!”

    声音突然转低,眼角的泪直接滴进酒杯里,扰乱了酒杯本该有的热情。

    “但我终归是设计了他!”孟和祁仰头将酒灌下肚,站起身扯了扯衬衫领,拍了拍林初一的肩膀,“回去告诉他,不管他还认不认我这个兄弟,我始终当他是我兄弟!”

    “我欠他的,我会还给他的!”

    丢下这话,孟和祁大步流星朝着前面走去,林初一察觉不对,上前一把拽住孟和祁的手腕,“到底是怎么了,你只把沈在廷当兄弟,我呢!”

    眼前这个人明明就是藏了很多事情,可是为什么要把自己这样藏起来。

    林初一心里有些梗得慌,为什么一个两个全都是这样?

    不管是男得女的都无法信任他吗?

    他不是一个只知道花家里钱的浪荡子,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是可以一起承担这些事情的男人啊!

    “难道在你们心里,我就只能被你们保护得很好?孟和祁,这些年谁特么的没经历些事情,谁他么的一天天的过的很惬意。难道在你们心里,我就这么的不值得信任吗?”

    林初一微微松开拉着孟和祁手腕的手,自嘲地笑了笑,“你走吧。你们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

    这一声叹息,发自肺腑。仿佛把心底最后的倔强全都丢了出来。

    看着林初一离开的背影,孟和祁忽然心口一滞,脚像是粘在了地上,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直到林初一彻底离开之后,孟和祁伸手按了按已经发麻的脸,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

    ‘初一,你要好好的。林家经不起折腾的,这件事我相信在廷会解决得很好的!兄弟!’

    而正在赶来的沈在廷眉心一直跳个不停,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有些应接不暇。

    明明可以直接戳穿假乔兮的身份,可是为了真乔兮的安全,沈在廷必须装成什么都不知,必须和那个恶心的女人周旋。

    不过,孟和祁突然回来了,这个时间段倒是有些诡异。

    沈在廷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这段时间被那些算计给算得都快有妄想症了,再怎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